0%

青海:长云暗雪山,遥望玉门关

十年前我到过西宁,那时的西宁灰扑扑的,到处都是少数民族的身影。西宁小憩一夜之后各奔东西,有人去了玉树在长途大巴上丢了手机,有人去了甘南却还不知道那里如此美好。

现如今当我重新踏上这片土地,竟然没有丝毫熟稔,看来记忆随着时间都化成灰烬了,也只有被命运碾压过,才懂得时间的慈悲。

五月的西宁晚上只有零摄氏度,穿着风衣仍会瑟瑟发抖,路边尽是丁香花,白色和紫色淹没了西宁城,隐隐绰绰之间,细小的花朵如水蒸气一般氤氲了这座高原城市。

古人有诗“芭蕉不展丁香结”“丁香空结雨中愁”,离开时遇上了西宁的一场雨,细雨迷蒙中,由于水滴而倍增垂坠感的丁香竟展现出了少女初熟的妩媚,好似印象派的画作,线条虽然模糊,但是却直直地向你渗过来。让你觉得,丁香这样的植物,天生就该和江南三月朦胧微雨相关联。

不知道有多少人和我一样,初识丁香是在戴望舒的《雨巷》里。江南悠长、寂寥的雨巷里藏着撑油纸伞的姑娘,她自带愁怨滤镜,显得冷漠、凄清又惆怅。但是早在1985年,丁香就已经是西宁的市花了,那些故事里的解不开的丁香结,消弭不散的愁怨,到了高原稀薄的氧气中,应该也会记忆力衰退。

西宁的丁香有数百种

人生里的问题似乎从来无法解开完,只是当你晒着高原直射的阳光,端着一碗甜醅,坐在丁香树下的马路牙子旁,琐碎和疲累应是在万籁俱寂的午后和馥郁绵长的花香中熨帖了许多,淡淡的惬意和浅浅的心酸,五月应该是夹杂着不一样情绪的时节。

纵览青海地图,西宁处在最东边,当我走过了青海的很多城市,我大概明白了为什么是西宁:

  • 一则是因为西宁海拔不算高,2300米左右,对于大多数初进高原的人也还能够承受,如果一下子把省会设置在德令哈或者是格尔木,3、4千的海拔怕是会让很多人望而却步;
  • 二则是由于西宁地处湟水河谷,宜居。要知道在青藏高原上能找到几处温暖的河谷可不容易,西藏省会拉萨的设置亦是遵循这个原则。从格尔木驱车一路往东到西宁,从茫茫戈壁寸草不生到绿树成荫丁香沿途,人类对绿色的向往也是西宁之所以为省会的原因之一。

很早之前来青海就已经去过了青海湖,以及当年还没有成为网红打卡点的茶卡盐湖,不要门票,即使是七八月时候游客也不算多。而今想找寻当年那片静谧,只得再往青海的腹地前行。不过幸而在路上的每一个海子都没有让我失望。

我们此行一路经过了一些湖,简单介绍一下吧。

柯柯盐湖现在青海重要的盐业基地之一,目前已经是标准的工业区,让很多人都遗忘了它美丽的模样。

柯柯盐湖位于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乌兰县柯柯镇境内,盐湖湖区气候干寒,年平均气温2℃,它没有常年性河流,依靠大气降水和地下水补给。

德令哈和西宁之间的怀头他拉草原上,有一大一小两个湖,大的是咸水湖托素湖;小的是淡水湖可鲁克湖。两湖间被一条银色小河“传情河”所连通,两湖近在咫尺,有着相同的生态环境和变迁历史,却生态各异,风姿迥然不同。

托素湖在蒙古语中意思是“酥油湖”,夜幕即将降临这片水域时有种黑水城的味道。可鲁克湖水质清澈,湖里土种湟鱼和条鳅属鱼类很多。这个地方还出现过中国首个“麦田怪圈”。

上下两个湖

沿途还经过了大柴旦湖,也就是现在网红的翡翠湖,尤其是在成为电影《送你一朵小红花》的拍摄地之后。翡翠湖是一个硫酸镁亚型盐湖,从大柴旦镇出来十公里即可到达。

如果真的有上帝遗落在人间的翡翠,那么一定是翡翠湖的样子。青色令人心旷神怡,绿的耀眼夺目,蓝的碧波荡漾,上一次我发出这样的感叹还是在九寨沟看到五彩池的时候。一步一景,不同的时间和不同的角度,都有专属的美,这一刻的美丽我只愿让自己的眼睛私藏。

小柴旦湖是意料之外的收获,回家以后查资料才发现还曾入选过《中国国家地理》青海100个“最美观景拍摄点”榜单。

背靠昆仑雪山,远看时小柴旦湖水平如镜,亦真亦幻;近看时竟然有种漫无边际,海浪汹涌的既视感,赤脚站在湖边,你很难相信这居然是湖,连绵无尽头的水域和西北风吹过的浪涛声,仿佛在给你的耳朵做SPA。

几千万年前,青海曾经是真的汪洋大海,柴达木盆地则是海中的盆地。直到地壳运动,青藏高原被抬高,海水退去,留下柴达木中的海子,成为青藏高原上晶莹的泪珠。

欢迎关注我的其它发布渠道